【集運王app】 【集運王app】 
【集運王app】 
中評智庫:公共安全與國家安全的概念轉換
//www.CRNTT.com   2021-03-18 00:15:19


公共安全與國家安全
  中評社香港3月18日電/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張屹博士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3月號發表專文《公共安全與國家安全的概念轉換分析——從治理本體到實踐理性》,作者認為:當今時代,全球治理使公共安全功能溢出為國家安全乃至國際安全,即安全議題打破了邊界。非傳統安全打通國家安全與公共安全體系的互斥性,融合了兩個概念的外延,使得公共領域和國家領域無論從經濟層面還是安全層面都相互轉換,在錯位中形成治理困局。公共安全與國家安全的概念劃分具有一定偽命題屬性,學理上的討論是概念劃分的積極方面,然而一些西方國家的政黨私利很可能將概念劃分朝著消極方向運用。文章內容如下:

  引言

  進入現代社會的初期,工業化、城市化都與現代性不可分割;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尤其是當風險性與不確定性等特徵越來越明顯時,高度現代性逐漸演化成一種危機,隨之而來的是在各個領域的批判與反思。隨著西方現代社會演進,風險概念也逐漸從最初對地理空間的探索轉移到對時間的探索。這種以時間序列為依據來做出估計的風險,吉登斯稱之為“外部風險”。即在一定條件下某種自然現象、社會現象是否發生及其對人類社會財富和生命安全是否造成損失和損失程度的客觀不確定性。①吉登斯認為人類面臨的最大威脅是那種 “人造風險”,它們來源於科學與技術的不受限制的推進。

  一、公共安全與國家安全的概念轉化

  (一)安全主體話語體系的轉化

  在當前主流話語體系中,公共安全更多地屬於法學概念,而國家安全則更多地屬於政治學概念,如果借用德國古典哲學體系,可以說二者在純粹理性、思辨理性層面是分立的,而進入實踐理性層面則是重合的。舉例而言,歐洲中立國瑞士和東亞小國新加坡都通過成功的社會治理模式參與到全球體系中來,有效實現了對本國公共領域社會治理和全球治理參與的雙贏,與其說是先進的法律體系推動形成了後現代的安全理念,不如說是其公共安全與國家安全的理性融合倒逼其社會治理模式的有效“外化”。若將一體兩面中的一面推向極端,則可導致經濟社會動盪,最終一併喪失懸崖頂端的權力架構,冷戰時期蘇東國家的失敗教訓歷歷在目。即便在後冷戰時代,“全民戰爭”仍未完全退出歷史舞台,反而在當今非傳統安全問題中展現生命力,“全民戰爭”並非是不合時宜的歷史教科書詞彙。當非傳統安全將公眾視線引向無硝煙戰爭、意識形態鬥爭、甚至貿易戰、抗疫戰的時候,理論內涵也就隨之發生新的變化。總體安全觀也就順應歷史潮流應運而生。 


【集運王app】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集運王app】 【集運王app】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  

 相關新聞: